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农民企业:谁赐我生存?

核心提示: “政府要建设征地,我们无条件支持,可是为啥周围的人都得到了赔偿而我们加工厂却没人管。”洛川县百益乡元疙瘩苗圃木材加工厂厂长成先生说,“让 我们停产快两年了,也不告诉我们拆迁还是不拆迁,更不提赔偿的事情,每年要发十多个工人的工资又没有收入,除了破产还能干啥……”.

洛川县百益乡元疙瘩苗圃木材加工厂遭遇拆迁的调查报告

“政府要建设征地,我们无条件支持,可是为啥周围的人都得到了赔偿而我们加工厂却没人管。”洛川县百益乡元疙瘩苗圃木材加工厂厂长成先生说,“让 我们停产快两年了,也不告诉我们拆迁还是不拆迁,更不提赔偿的事情,每年要发十多个工人的工资又没有收入,除了破产还能干啥……”

发现商机  立志创业致富

成 先生是洛川县地地道道的农民,看见当地村民都在种植苹果树并渐渐走向富裕,他谋生了自己创业办厂的想法。2011年5月,成先生以14万6千元的价格,在 当地村民吴先生的手中买下元疙瘩木材加工厂。主要利用枯死的果树枝干生产木板、托盘等产品和加工反光膜,是当地规模较大的农民企业,经营价值可观、发展前 景广阔,备受村民、政府的支持和关注。既解决了果农枯枝烂树产生的问题,又吸收了当地的富余劳动力,增加了农民收入。

据了解,加工厂年生产木片3000余吨、反光膜2万多卷、木条10万余根、托板50000余块,年营业额总计达50余万元,纯利润约30万元。

县政府要建生猪场  加工厂生死难料

成先生做梦都没想到,刚刚买到手不到半年的加工厂,马上要面临停产拆迁的难题。

2011年11月,洛川县林业局为响应县里“建成为百万头生猪大县”的号召,将元疙瘩苗圃地皮征收,用以建设生猪养殖场。因为加工厂正是租赁的苗圃的地皮,所以也在征收行列。

据 了解,时任洛川县林业局元疙瘩苗圃主任的孙建锋给加工厂口头传达了征地的决定,然后让加工厂调整生产,但是并没有谈到赔偿问题。成先生不想自己的加工厂阻 碍县里建设项目的正常实施,也就立即调整了生产。但是,为了加工厂的生存,不得不想办法对加工厂进行迁移。可是,迁移资金怎么么办呢?光是变压器的迁移就 需要十多万元,这笔资金厂子里难以负担,谁来出这笔钱?

赔偿渺无音信   加工厂几近破产

成 先生介绍说,从2011年11月开始,加工厂就处于半停产状态,不敢签订生产合同进行大规模生产。可是,一直到2012年3月份,赔偿的问题还是没人过 问。同年四月的一天,加工厂有一些枯枝烂木要收购进厂加工,林业局元疙瘩苗圃孙主任协同其妻子阻挡在加工厂门口,阻止其购进 生产原料。此后,成先生多次找洛川县政府领导协商赔偿问题,据成先生介绍,当时的几位县级领导也都曾嘱咐过林业局的相关领导,要求尽快解决加工厂的问题, 但是,虽然找过他谈话,但是并没有解决的诚意,其原因在于林业局只给出4万余元作为赔偿,难以让成先生接受。

后来,加工厂的事情再也无 人问津。见到加工场周围的村民都得到了政府合理的赔偿,成先生非常着急,但是却找不到人申诉。“我也去上访过,但是现在还是没有任何人来找我谈。”成先生 无奈地说,“现在这种半停产的状况连工人工资都发不起,而且周围都拆迁走了,用电是很大的问题,实在不行就只有破产”。

加工厂被偷锁大门   设备被毁

记 者在元疙瘩苗圃查看时发现,近人高的荒草将加工厂团团围住,加工厂的大铁门旁边悬挂的“百益乡元疙瘩苗圃木材加工厂”的牌子已经被撕毁,破烂不堪。大门内 十几米处的地磅已经生了铁锈,院子里荒草凄凄。大门右边院子里的生产设备已经锈迹斑斑,几间搭设的棚子也破破烂烂。院子到处一片狼藉,到处透露出荒凉。

据介绍,2013年5月3日,苗圃孙主任在未告知该厂任何人的情况下,将工厂大门用铁链锁上,并撕毁门牌。最后,居然用铲车将地磅旁的水泥地挖起来堆在地磅和生产线之间,阻止继续生产并将院墙南面院墙推倒。事后,孙主任未告知成先生任何原因。

经 当天的目击者和铲车司机证实,当时确实是孙建锋亲自锁的大门,并以500元的价格请的铲车。而且,铲车司机对铲毁加工厂建筑的原因也并不知情,当时也并没 有政府强拆的手续。记者想从孙主任处了解相关情况,但是辗转几处都没找到。到底是孙主任自作主张还是相关单位授意,均不得而知。

工厂绝境濒危    维权路在哪里

工厂被损毁后,无法继续生产,所有的设备闲置、工人失业。成先生说:“我报警了,但是公安来看了一下,就说是经济纠纷,然后就没有下文了”。面对工厂的损失,成先生坦言“没办法,没人管只好自己来负责。”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当地的居民,据介绍,属于苗圃的那块地,除了加工厂都得到了赔偿,但是加工厂那块到底为什么没有人管就不知道了。随后,记者赶到洛川县林业局,但是因为最近防洪防汛,主管领导都不在,所以未能得到至今未给与赔偿的详细原因。

“到底现在找谁来赔偿损失?工厂就这么倒闭了嘛?”成先生面对如何维权表示深深地无奈。

截止7月26日发稿时,未曾见到孙主任和林业局相关领导,一些具体的情况现在还有待确定。接下来,我社将调查、报道此事,请关注最新进展。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成敏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