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原创 > 秦政记 > 正文

“两代三人忙扶贫”背后故事

核心提示: 说起5年的扶贫帮困工作,胡珂失声痛哭。误解、愧疚、无奈还有坚持和成就,掺和成一颗颗硕大的泪珠,砸在地板上。

父亲任第一书记,爱人当健康扶贫专干,胡珂驻村扶贫帮困一干就是5年。家里实在没人照料不满周岁的儿子,干脆将其寄养在农户家。在脱贫攻坚中,“尽锐出战”的不仅仅是他们一家人

65_副本

胡珂(右)走访贫困户

5月底,平利县大贵镇柳林坝村试种的20亩旱稻开始发芽,驻村第一书记胡珂每天都要到地里转一转。为了这次试种,他受了不少气。

2019年初,胡珂所在单位的安康市信访局局长马霞通过农业部引进新型旱稻,准备在对口帮扶的柳林坝村试种50亩。一旦试种成功,其亩产效益是种植玉米的数倍。

胡珂在村上一动员,大家争先恐后,50亩试种“指标”一抢而空。这一好消息第一时间从柳林坝村传到市信访局,再到农业部。

丈量土地的头一天,村民却集体“反了水”。理由很简单,之前大家“想”错了政策,都认为试种旱稻会有很高的补贴。

放了单位领导的“鸽子”事小,“闪戏”了即将启程到村现场指导的农业部专家可没法交差。还有,这事“塌火了”,将失信于村民。

关键时刻,村支部书记王永安、村主任王兴文、村监委会主任贾洪军、村文书任承红将自家的15亩土地让出来。胡珂向村里的一位茶场老板化缘来5亩空地,紧紧巴巴地凑够了20亩田。

胡珂是安康市信访局接待二科副科长,2014年全市开展“双万帮困”活动时来到柳林坝村后,再没有离开过,2015年起任第一书记。

说起5年的扶贫帮困工作,胡珂失声痛哭。误解、愧疚、无奈还有坚持和成就,掺和成一颗颗硕大的泪珠,砸在地板上。

胡珂和群众们

——群众出远门,留给他的是家中钥匙和冰箱里新鲜的笋尖

4月初,柳林坝村的吴祖翠要到外省给女儿照看到孩子。临行前,她将自家的钥匙交给第一书记胡珂,并叮嘱,冰箱里储放着自己新采的笋尖,错过饭点时,可以下方便面吃。

吴祖翠是胡珂的帮扶对象。爱人去世,女儿出嫁,儿子外出上学,她长期在县城打零工。

刚帮扶时,胡珂主动打了几次电话询问情况,并没见到人。一段时间后,他利用到县城办事的机会,去看望吴祖翠。

临别时,她拿出亲手制作的一双布鞋和两双鞋垫说:“我从电话里听声音,觉得你是个高高大大的人,就按想象中尺寸做的,不晓得合脚不?”接过鞋子,胡珂流泪了。

丈夫去世后,吴祖翠一家人很少回老屋居住,长期无人照料,渐渐变成了危房。柳林坝村建集中安置房,胡珂将这一消息告诉她,对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仔细一询问,吴祖翠说了实话:“住在村里担心人情背不住”。

不能让陋习逼走我们的村民!柳林坝村在搞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大力倡导新民风建设。新村规民约,治住了攀比风。

民风好了,吴祖翠回来了。选了一套45平米的一室一厅房,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

在驻村帮扶的5年中,胡珂吃了不少苦,但也常常被淳朴的村民们所感动。

2016年,村上争取到一笔资金为龙滩组300多名群众硬化1.75公里水泥路,大家高兴得跟过年似得,修到谁家门口,男人帮忙干活,妇女烧水送茶。

修到五保户聋哑人石昌伟门口时,老人拿出了200元,硬是要捐给施工队,大家暂时收下了老人的心意,等路修通的那一天,以其他方式返还给了老人。

“胡书记三天来问暧,两天来问难,对村民真心好。”说出这么经典语句的是68岁兜底户贾文勤。

“3岁把娘死了,9岁把老子死了,男娃子嫌家穷当了上门女婿,女娃子精神分裂去年没了。”贾文勤的遭遇可怜得让人心疼。

一次家访中,胡珂接触到了身患肺气肿、腰间椎盘突出的贾文勤,了解到他的主要收入是一年烤苞谷酒卖3000多元。更让人感动的是,老贾年轻时当过三线民工,好多病是当时不惜体力干活落下的根,这些年,他从来不提过去的这些事。

“有的只要和公家打过一天交道,现在非要给个说法。”胡珂在原来单位接过进京上访者,他认定,贾文勤是个好人、老实人。

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经过一番程序,贾文勤老俩口被评为低保对象。

老贾见过世面、人品好,在村上说话有人听。现在村里需要化解矛盾时,胡珂总是让贾文勤“支个差”。老贾乐呵呵,从不推辞。

胡珂和家人们

——两代三人工作在3个县区,但干着同一件事:扶贫

胡定尧是胡珂的父亲,任白河县双丰镇双安村第一书记。

在双安村支部书记王能山的眼里,58岁的老胡实在太拼了:“我们要求驻村干部五天四夜在村上就可以,他周末和节假日基本是在贫困户屋里。”

王能山和胡定尧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伙伴,2017年3月,已是白河县农商行客户经理的胡定尧决定回到生养自己的村子,协助村干部脱贫攻坚。

一年多的紧张工作后,最终还是出事了。

2018年5月19日,胡定尧回原单位汇报扶贫工作时,突发脑梗。在安康住了7天医院,再去西安康复治疗6天,老胡能说话了。在家休养一周后,回到村里。

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老胡,更珍惜退休前的两年时光。

8.2公里的通乡公路完成路基硬化,马上开始“铺面子”;新栽的503亩茶园需要督促精心管理;在铁矿、煤矿打工的村民得经常电话联系,提醒他们注意安全;农商行送给村民的90头“扶贫猪”,时常要入户“点点名”……

忙不完的事,操不完的心。老胡说,自己还有两个梦想特别想实现,一个很现实,一个很宏大。

现实梦想是,组组通油路,能让村民开着三轮车上山种地。

宏大愿景是,将村里的唐代双塔寺、战国长城遗址、红四方面军旧居和自然石头奇观规划出一条旅游线路。

“这个很费钱,但可以一劳永逸。”胡定尧喃喃。

胡珂一家人视频连线_副本1

胡珂一家人视频连线

周耀艳是胡珂的爱人,任汉滨区关庙镇卫生院健康扶贫专干。

宣传健康扶贫政策、大病摸底筛查、实施体检。每次下乡,周耀艳都要经历一个多小时迷迷糊糊的晕车。她和另外3名同事负责4个村、5000多人的健康。

“要不是自己亲历扶贫,这个家怕早就散伙了。”周耀艳说,起初自己挺不理解胡珂的一些行为,甚至想到过离婚。

比如,一到周末的下午,无论有多紧要的事,下多大的雨,胡珂都要回到所驻的村;还有,自己生第二个孩子时,羊水都破了,一打电话,老公还在村上,居然问:“能不能再坚持一会”。

“你娃是个急性子。”周耀艳哭着挂掉电话。

寸就寸在,休完产假后,周耀艳也成了扶贫大军中的一员。

“那个眼神让我一生难忘,也让我明白了好多事。”周耀艳说,有次,她到老龙寺村直肠癌术后患者唐德志家访,做完检查后,老人用一种近乎渴求的眼神凝视着自己。

“信任、感激、被关注的幸福,还有想生存下去的渴望,那一刻感觉到扶贫这件事,对个体而言很重要、很重要。”周耀艳说。

还有两个月,赫赫就满两周岁了。从2018年底起,他陆陆续续拉了5个月的肚子,期间还经历了扁桃体发炎和手足口病。

赫赫是胡珂的小儿子,生在安康市,长在平利县大贵镇毛坝岭村红岩组华良珍家。

2016年,胡珂任第一书记柳林坝村计划次年脱贫,32岁的胡珂和爱人商量好生二孩。两人最初的完美计划是,孩子出生和柳林坝村“摘帽”从时间上相差无几,胡珂即可回原单位,并能照顾孩子。

60_副本1

哪知,怀二孩是按计划进行的,柳林坝村脱贫却因县上标准更严,推迟了整整两年时间。赫赫的准时到来,让胡珂一家的生活顿时无序。

2017年,花大价钱请来保姆住家照顾7岁的大儿子和几个月的小儿子,没多长时间,保姆累跑了。

无奈,胡珂和爱人做出一个无奈的决定,爱人带着上小学的大儿子,小儿子寄养在离柳林坝村十多公里的毛坝岭村保姆家。

组织上曾考虑到胡珂的实际困难,征求他是不是结束驻村工作,被他一口回绝了。“柳林坝村不脱贫,我以任何方式离开都是‘逃兵’。”胡珂说。

今年五一前,胡珂得到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保姆华良珍通过微信告诉他,赫赫近5天时间没有拉肚子了,全家人喜极而泣。

“听到这一喜讯,我忽然间觉得柳林坝村的天比平时更蓝、水比平时更清、茶园比平时更绿。”一位年轻父亲的爱,尽在只言片语中。

胡珂和“胡珂们”

——身边的每一名扶贫干部都互为榜样

“我是这支扶贫队伍中的普通一员,也是大家工作生活的一个缩影,许多人是我工作的榜样。”采访中,胡珂掰着指头向记者讲述了一连串身边“战友”的事迹。

每次吃饭时,杨先彩的菜总是先出锅。几年前,她的甲状腺被切除,不能再吃腆盐。

53岁的杨先彩是胡珂原单位同事,在柳林坝村驻村已5年多时间,期间经历了甲状腺瘤和胆囊切除手术,医院的病假一结束,立马回到村上。2018年,女儿结婚,她把时间定在周六,为的就是不耽误周天下午回柳林坝村。

为什么这么拼?她的回答让人沉思。

参加工作后,杨先彩一直在乡镇工作,曾经担任过4年分管计生工作的副乡长。20年时间里,从向群众收粮收款、刮宫引产,变成了群众生活“两不愁三保障”的落实者。

“过去向群众要的太多了,现在抓紧时间还回去。”杨先彩说,一取一予,让自己一生的工作周期实现了“大循环”,更重要的是见证了党的执政理念和方式的大转变。

陈拴锁是法士特集团派驻大贵镇半边街村的第一书记,2018年3月到龄退休。大家开玩笑说,他是陕西首位退休在第一书记岗位上的扶贫干部。

玩笑背后,是“战友们”对这位老同事的敬重。

2017年,半边街村脱贫摘帽。正在接受“省考”期间,陈拴锁的女儿因病要实施截肢手术。同事们从他接听电话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这一消息,求证后“质问”他为什么不请假?

“坐在手术室门口还不是干着急?”听了陈拴锁的回答,大家有人帮他请假,有人替他安排车辆,含着泪把他送上了返回西安的车。

陈拴锁退休后,法士特集团派来46岁的张广林继任。

整整一年时间的操劳,年轻力壮的张广林也扛不住了。2019年3月,他接受了心脏搭桥手术。

术后休息了3周时间,回到半边街村的张广林工作劲头不减,工作标准不降。和之前唯一不同的是,心脏上多了“两座桥”。

“一直跟着跑,车跑慢了就在前面慢慢跑,车跑快了就在后面拼命追,几次下车都撵不走,跟到中心组硬是拿棍子吓回去了。”

这是2019年4月29日下午3:43分,陈正灏发的一条微信朋友圈内容。配图是一条大黑狗,文字后面是3个流泪的表情包。

陈正灏是安康市体育局派驻在大贵镇淑河村的第一书记,因原单位机构改革,他离开淑河村时,不少村民来送行。

最“卖力”的送行者是村里叫大黑的一条狗,整整跑了4公里。(当代陕西记者 梁生树)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崔慧琳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