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原创 > 秦政记 > 正文

“崖窑”之战 ——一个深度贫困村的“突围”

核心提示: 脱贫攻坚开展后,主抓脱贫攻坚的县委副书记任向军主动包抓刘崖窑村。用他的话说,就是想切身体验一下,脱贫到底有多难,怎么个难法。

崖窑一词,在陕北话里特指悬崖峭壁之上。从地形上说,刘崖窑村名副其实。

刘崖窑村是佳县朱官寨乡的一个贫困村,也是榆林市三个深度贫困村之一。正如崖窑其名,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产业难以发展是致贫的主要原因。

但凡有点劳动力的人都想走出这山套着山的穷地方,没有人,没有投入,像一个恶性循环,过去的刘崖窑村就隐匿在纵横的沟壑里,贫困发生率超过40%。

脱贫攻坚开展后,主抓脱贫攻坚的县委副书记任向军主动包抓刘崖窑村。用他的话说,就是想切身体验一下,脱贫到底有多难,怎么个难法。

96_副本

强村还得先强班子 

不能再让村民穷得胡寻事

开会,是村一级宣传政策、化解矛盾最常见也最有效的方式,但是在原来的刘崖窑村,想要开个会,太难。

全村165户520人,开会只能来个零头,领导在上面讲话,有人不愿意,一把就拉下来,到会人数不足,需要表决通过的事项难以推行。

究其原因,刘崖窑村是由刘崖窑、奥则焉两个自然村合并而成,村里三个大姓派性问题严重,经济落后,思想落后,都是穷得胡生事。

三年一届村“两委”换届,总是新班子新面孔,市派驻村工作队两年换了三个单位三批第一书记,镇派驻村干部一年换了三个。

2017年开始,为了解决村里的派性问题,佳县建强班子,选出硬人做支部书记,乡镇派出硬干部包抓,县委副书记亲自“上手”。

刘启伟当选村党支部书记,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修整村委会前的文化广场。2011年到2014年,刘启伟曾经在村上任过职,村集体连个阵地都没有,这块地一直没修成,也成了他的心病。

1600平方米大的地方,牵扯村里十户人,地上零星种植着枣树、果树,虽然有些因为年久无人经管已经没有利益产出,但是在几任班子任期内,都没办法让这几户让出这块地。

从村委会下去不到5分钟就是村民刘利利家,修文化广场,他家占的面积是“大户”,刘启伟几次来做工作,刘利利下了决心:“把树都推了,现在也没地方移树,移了也没人管,村里政策好,养羊收入还可以。”

村里再开大会征集意见,十户人先后签了协议,无偿让出这块地。后来,只要是公共设施牵扯的地与树,征用后不予补偿,这一条也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被写入了刘崖窑村村规民约当中。

4月13日,文化广场动工。提起这件事,刘启伟强调要公开、公平,群众不是不明事理,就是怕你一碗水端不平。

往邻村的水泥硬化路修整要过村民张小飞家,几年前,刘启伟几次找他谈都没有谈成,两人见面不说话,村里的公事,成了私人的恩怨。

二次上任后,刘启伟再次找到张小飞,告诉他制度是村民大会通过的,规矩是村民立的,如果再硬扛,那就不是跟村干部过不去,是跟整村人过不去。

矛盾不再是村民和村干部一对一的,而是一个人和村里大多数村民的矛盾。经过说服,矛盾解决,二人的关系也修复了。

至此,刘崖窑村的水电路讯房基础设施问题全部顺利解决。全村硬化道路8.4公里,新修生产道路9.8公里,再不是原来人背牛驮的运输模式了。

村里的基础设施建好后,收获的粮食和瓜果也能卖出去,群众的参与感与获得感越来越强。

现在开会,村里喇叭一通知,各家都派代表来,村民刘云云之前在外做婚庆公司,前年回村搞养殖,逢会必到,“我来听听有甚政策。”

赶上了好政策,刘云云养了150多头猪,还在镇上开了个肉食门市,直接宰猪售卖,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今年少说能挣50万元。

2018年夏天,村里请来了脱贫楷模宣讲,一讲讲了三个小时,会刚开完,贫困户刘启华、刘启文、刘启兵堵住了村支书:“听说脱贫不脱政策?那我们申请脱贫吧。”

97_副本

刘来成给羊添干料

被动改变生产方式

不能一条道走到黑

贫困户刘来成手机里有个熟人,他平时也不常打,但几天不见,对方就会打电话来。老刘家产业的方方面面,对方清清明明。

“一开始他说话,我不信。”刘来成口中的他,是包抓刘崖窑村的县委副书记任向军。

养羊,对刘来成来说,就是养鸡时捎带着零星养了,喂羊吃草,天经地义。所以当任向军第一次告诉他,要喂干的,刘来成顶上了,喂湿的(青草)。

“第一次上家里来也就是秋天的时候,他跟我说你先把草(秸秆)铡下,好喂羊。”刘来成说,任向军刚出门,他就搡了一句,“懂个甚”。

刘来成收回来的秸秆堆了几堆堆,起初是想着给县委领导带面子用的。哪知任向军一个月要来两三次,看秸秆储存情况、看羊子的成长情况。

不光看,每次来,任向军都要给刘来成出些“馊主意”,如让羊不吃草、让他租地种苜蓿、把玉米做成干粮喂羊。

建圈舍的时候是个下雨天,任向军又到家里来看,连圈舍的大小,一个圈里放几只羊都给刘来成规划好了,叮嘱刘来成按科学方法养,收的秸秆够数,租地的钱也省下了,“放心养着,赔了我给你付。”

这给了刘来成信心,当时村上发的2万元养羊补贴还没有下来,刘来成自己贷了5万元买羊。很快,羊舍、羊子、羊饲料齐活了。

2019年正月,刘来成看着长势良好的羊子,给任向军打了个电话,“你说的,能行!”

任向军包抓的三户贫困户成了村里养殖的“领头羊”,给羊喂干饲料,除了成本降低,解决了农村强壮劳力不足问题,也杜绝了山上植被破坏的环保隐患。

在刘崖窑村,60%到70%人外出务工,剩下的60岁都算是年轻人。大多数农户收入主要靠种玉米、谷子,农忙务农,农闲务工。

现在,养殖户们的成本大大降低,村里有人种的玉米、收下的秸秆都被收购走。

原来一个壮劳力喂10只羊,现在一个婆姨就能搞。村里按一户给2万元启动资金,还提供除草机、粉碎机等公用设备。

村里与养殖户签订协议,一整年之后,按照每只羊50元的“利息”交给村集体,用于全村养羊防疫、药品等公共服务。

2020年,刘来成家羊群能发展到50只,年初500块钱买回来的羊羔,年底能卖到1500块钱,全村户均增收万元以上。

刘崖窑村劳动力外出多,闲置地多,村里计划整合6500亩的土地发展成高标准果园。

村干部外出考察一圈,信心更足了:商品果一公斤能卖到6到8元,一亩地平常年份保底收入6000元。

几年的不懈努力,刘崖窑村产业已经趋于完善,山地苹果、养羊、杂粮,再加上中药材、光伏、劳务输出产业到户全覆盖。

榆林市农科院派驻的驻村工作队给刘崖窑村的产业发展帮了大忙,地里的谷子、土豆、蔬菜品种顺利更换,产量最低增加20%以上,枣树、养殖的问题随时能得到解决,第一书记郝世斌开玩笑说:“去年来一来,就被粘上了。”

村民刘利利平时在榆林市当小工,家里就媳妇一人养羊,拿到2万元养羊补贴,建羊舍、买羊子,“政府这么好的政策你再弄不好,那你就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哩!”

今年,刘崖窑村人均纯收入预计超过9000元,是三年前的两倍还多。

主动撤销项目

不能浪费扶贫资金

一个深度贫困村,一年吸纳的投资不低于500万元。

按照政策,每一个脱贫项目都要由乡镇申报,县上审批规划。一个50万的项目对于刘崖窑村多重要可想而知,但他们却主动放弃了。

去年,刘崖窑村计划在村里建设温室大棚,种植瓜果蔬菜,丰富产业项目,增加村民短期收入,按照程序,项目一级级审批获准。

但是刘启伟去榆林考察回来,却向上级申请项目搁置了。

经管大棚的人给刘启伟举了个例子,会务娃娃才会弄温室。意思是温室大棚对人力和技术要求都高,夏天可能一小时就晒死了,冬天一小时可能就冻死了,得像照顾娃娃一样精细。

村里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建成以后,谁经营?村委会一合计,这事弄不成。村里主动向县里申请,撤销这个项目,不能把扶贫资金浪费了。

更多的项目是在源头被严格把控。

2019年,村里本来计划投资330万元修建大型养殖场,养牛和羊各1000头,已经通过村民大会表决。

任向军考察以后提出建议,这笔投资太大,规模、风险也太大,没办法保证效益。

为了更好地用好专项资金,刘崖窑村转变传统思维、探索新兴产业,大力发展新型合作社。

由集体在山地苹果林下种植远志150亩,出苗率很高,计划2020年全村每户种植一亩远志,三年发展550亩,三年后预计每户年增收7000元。

2017年,村里初步形成村集体经济合作组织和4个产业合作社:起武酒业合作社、伟东养猪合作社、黄土地粉条加工合作社、宏泰果业合作社,全体村民选择任一合作社入股,按股分红。

刘崖窑村黄土地粉条加工合作社理事长刘买章告诉记者,合作社共吸纳建档立卡贫困户37户120人入股,通过收购本村及周边村的马铃薯,提供就业机会,积极带动贫困户增收,并于今年6月分红一次,每位股民分得520元,全年可带动13户贫困户脱贫。

此外,刘崖窑村起武酒业合作社共吸纳19户65名贫困户入股,并于今年7月分红一次,每户贫困户领到520元钱和合作社自酿精品纯粮酒一坛,年底仍可分红。

刘崖窑村的明天清晰可见:“山地苹果成规模、种养产业上水平、户户都种中药材”的三大主导产业,同时发展小杂粮、传统种养殖、劳务输出、光伏发电等新老产业。

(当代陕西陕西网   徐旻禾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窦娣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