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气候大会丨发达国家应充分兑现气候承诺
发布于:2023-12-04 19:27   来源:新华网   

题:发达国家应充分兑现气候承诺

新华社记者郭爽 邰背平 陈梦阳

“我们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对未来的)信心不会来自发达国家的承诺,真的不会,因为等待他们兑现承诺似乎要‘永远’那么久,”国际原住民气候变化论坛联合主席欣杜·奥马鲁·易卜拉欣在阿联酋迪拜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时对新华社记者说。

图为2023年12月1日,在阿联酋迪拜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举办场地,一名参会者路过大会标识。(新华社记者王东震摄)

发展中国家是气候变化问题最大的受害者,在这一问题上,发达国家负有历史责任、法律义务和道义责任。然而,发达国家长期不兑现承诺,为履行气候责任和义务所付出的实际行动更微乎其微,远远比不上他们对全球气候造成的破坏程度。

发达国家企图在气候问题上占据道义制高点,但这取决于行动而不是空口承诺。国际社会普遍呼吁,发达国家应负责任地应对气候变化,采取积极且务实的态度,率先减排,尽快兑现气候资金承诺,明确适应资金翻倍路线图。这关系到南北互信、气候正义和人类未来。

气候变化的历史责任是气候正义的核心问题

“我们现在看到的巨大损失与损害,是30年来发达国家在加快减排、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融资方面拖拖拉拉的结果,” 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助理总监利亚娜·沙拉泰克说。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6次评估报告指出,工业革命以来,全球人类活动造成的升温有58%是1990年前排放造成;1850年至2019年,北美地区和欧洲地区的历史累积人为二氧化碳排放量分别占全球的23%和16%,为各区域中最高。

英国《自然·可持续发展》杂志刊发研究显示,全球约90%的过量碳排放源自美国等发达国家。印度气候智库能源、环境和水资源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在美国、澳大利亚等高收入国家,即使是收入水平最低的10%的个人碳排放量也是印度、巴西或东盟地区最贫困的10%的个人碳排放量的6至15倍。

然而,气候变化带来的大部分损失与损害却要发展中国家来承担,造成了严重的气候不公平。据联合国官网,目前世界上有一半人口生活在气候“危险区”,在那里,人死于气候影响的可能性要远高于其他地方。COP28主席苏尔坦·贾比尔指出,“许多脆弱国家,特别是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已经在经历超出人们所能适应的气候变化后果。”

工业化发展导致的“气候灾难不是电影,而是我们真实的生活”,来自乍得牧民社区的易卜拉欣说。她曾在2021年被美国《时代》杂志列为“下一代领袖”,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倡导者。“在我的家乡,4000万人的生命、生活、生计依赖乍得湖的资源。而如今,乍得湖水资源已消失90%,人们不得不互相争夺已所剩无几的自然资源,”她说。

发达国家气候承诺“不值得信任”

对遭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发达国家的承诺已不值得信任。“我们不想再听他们说了什么,因为发达国家2009年做出的承诺至今都没有兑现,我们需要看到他们承诺的气候变化赔偿金真正抵达社区,”易卜拉欣说。

根据《公约》及其《巴黎协定》“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排放量大的发达国家必须首先采取行动,迅速减少排放,较富裕的国家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资金。

但在减缓领域,按照2022年4月发达国家最新通报的温室气体清单,截至2020年,一半以上的发达国家缔约方距离实现2020年减排目标还有很大差距,一些国家仅仅完成了承诺减排目标的一半,还有一些国家不仅没有实现减排,还出现了温室气体排放显著增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2021年排放差距报告》指出,多个发达国家的气候政策无法支撑其实现2030年国家自主贡献减排目标,亟需制定更有力的政策措施。

对于排放量较低、极易受到气候影响的国家,如许多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适应气候变化是首要任务。建造抗风暴住房、种植耐旱作物、安装可靠供水设施、投资社会安全网,这些都是适应气候变化的必备条件。然而,长期以来,全球适应气候变化的进展严重滞后,适应目标至今不明,发达国家未提供充分有效支持,气候变化日益严峻进一步加剧发展中国家脆弱性。

此外,在实施手段和支持领域,根据《公约》及其《巴黎协定》,发达国家应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等帮助来适应气候变化及减缓其影响。但实际上,发达国家给予的相关支持却十分有限,且存在诸多问题。其中,资金问题是制约发展中国家采取相应行动的最大障碍。发达国家曾在2009年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承诺,到2020年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支持,但至今尚未兑现。在技术支持方面,发达国家转让意愿、公共投入和支持均远远不足,导致发展中国家大量技术行动方案无法有效落实,能力建设存在差距。

发达国家的行动只是“沧海一粟”

迄今为止,发达国家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采取的实际行动“如同沧海一粟,远远不够,”德国罗莎·卢森堡基金会顾问泰特·内拉-洛朗指出。

国际社会普遍呼吁,发达国家应该提供更多资金,帮助各国适应气候影响。随着气候变化规模不断扩大,气候适应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发布的《2023年适应差距报告》指出,据估算,目前发展中国家每年适应气候变化所需资金约为2150亿美元至3870亿美元,可资金缺口却高达1940亿美元至3660亿美元,比之前估计的范围高出50%以上。其中原因就在于目前发达国家筹集的资金远远不足以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估计仅为发展中国家所需适应资金的十分之一到十八分之一。

尽管COP28在开幕当天就启动损失与损害基金达成一致,承诺为遭受气候变化最严重破坏的国家提供必要资金,但英国国际环境和发展协会执行主任汤姆·米切尔表示,迄今为止基金的总额“真的非常非常小”。

根据荷兰“跨国研究所”等欧洲智库近期联合发布研究报告《气候交火:北约将军费开支提升至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将如何加速气候崩溃》,对气候危机负有最大责任的西方国家不仅未能兑现援助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承诺,反而在通过不断增加军费开支大大增加军事行动的碳排放。报告显示,目前全球军费开支已达创纪录的2.24万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拥有31个成员国的北约。

美国生物多样性中心代理联合执行董事苏安君对新华社记者说,美国为战争投入数百亿、千亿美元,但在损失与损害基金上只承诺1750万美元,而且此前的承诺也还没有兑现,“真让人感到羞耻”。(参与记者:苏小坡、王燕、罗晨、王东震、余福卿)

责任编辑:高晴